天翰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天翰小說 > 都市現言 > 誘君心 > 第 9 章

誘君心 第 9 章

作者:不可休說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12-22 12:04:10 來源:sktxt

褚雲瀚轉動著手裡的酒杯,暗自思忖。今日來凝華宮,雖說是考慮到有好些日子冇來了,但大部分原因還是那個叫阿眠的宮女勾起了他的心思。

容嬪下午特意換了一件暖黃色繡海棠花的衣裙,清淡素雅,就是不怎麼襯她。

褚雲瀚看著坐在對麵的容嬪的打扮,眼裡有些不快。他剛從宓妃那來,對淡雅溫婉的裝扮已是看夠了。

容嬪並未察覺到對麵之人的心思,她眉開眼笑,高興地布膳。

褚雲瀚興致缺缺,冇了在凝華宮就寢的心思。簡單用過膳後,起身準備回乾清宮。

容嬪滿臉詫異,她站起身,嗓音嬌柔但語氣略微焦急地說:“皇上,不在這就寢嗎?你好久冇來看臣妾了。”

最後一句話裡透著些許抱怨。

褚雲瀚聽著這嬌柔的嗓音,腦裡想的卻是阿眠那嬌軟的聲調和小鹿般清澈的雙眸,若是換她來懇求,他會不會心軟呢?

“不了,剛想起還有些摺子冇看,下次再來探望愛妃。”

他看到容嬪眼中溢位的不捨難過,又加了句:“愛妃,最近好似有些消瘦了。李德全,將我庫裡前不久江南進貢的血絲燕窩送到凝華宮。”

這話說完,容嬪臉上又有了喜色,看來皇上心裡還是念著她的。“臣妾謝皇上賞!”

“愛妃,不必多禮。也不必送了,夜晚天寒,朕下次來看你。”

禦駕起,褚雲瀚一行人浩浩蕩蕩的離開了凝華宮。

走在回乾清宮的路上,李德全想到剛剛容嬪的神情轉變,心裡腹誹:帝王多情卻也無情,可是這些小主妃子們啊,總是看不透。這容嬪,看來也不是個聰明地。

次日,正好是十五,各宮嬪妃皆需去坤寧宮請安。

皇後不喜熱鬨,免了後宮嬪妃們的每日請安,一月裡隻需初一、十五去坤寧宮請安即可。

坤寧宮裡,此時坐著各有千秋的美人。

左右首位依次坐著麗妃、徳妃;右邊第二個位置空著,那是宓妃的位置,因懷有身孕,皇後便免了起初一、十五的請安。宓妃對麵的位置坐著容嬪。這四人皆是自潛府隨皇上一起入主皇宮的。

容嬪後麵的位置就依次坐著貴人、良媛、才人、美人們了。請安時辰還未到,皇後也還未出來。眾妃嬪們便三三兩兩地說著話。

新進宮的小主們多是在討論宓妃,目前這後宮裡最得恩寵的人。今日雖未見其人,但昨日皇上準許鐘粹宮設小廚房的事可是人儘皆知。大家都羨慕她的恩寵。

至於在宮裡待得久的妃嬪對此倒是見怪不怪,她們比較好奇的是昨日凝華宮的事。

麗妃看著全身洋溢著喜悅的容嬪,心裡有些疑惑,她可是知道禦花園的哪一齣。

“容嬪妹妹,那個叫阿眠的宮女是你候府的妹妹?”

容嬪疑惑:“麗妃姐姐的訊息真是靈通啊。阿眠隻是候府裡的一個婢女,善做點心,忠勇侯夫人特送進宮來照顧妹妹的膳食。”

麗妃一臉不以為然。容嬪說的好聽,誰不知道是進宮來爭寵的。

“哦,候府一婢女?看容嬪妹妹今日這喜悅的模樣,我還以為妹妹是高興這宮裡終於要有自己的親姐妹了呢。”

德妃見麗妃好似無說話的意思,便開口插了話。

“德妃姐姐說笑了。”

“容嬪妹妹,我可冇說笑。你就彆藏著掖著了:昨日,那個叫阿眠的可是在禦花園那邊偶遇了禦駕,接著就是凝華宮掌燈了。”

“什麼!”

容嬪一臉驚詫,還想再說些什麼,就在此時,皇後出來了。

嬪妃請安後,就是皇後的例行詢問,冇什麼事,她就讓大家散了。散之前,皇後又強調了一遍:不準向禦書房送吃食。

容嬪覺得,皇後這話應是敲打自己。她現在大概想明白了,昨日阿眠送糕點時在禦花園撞見了皇上,甚至可能入了皇上的眼。

“容嬪妹妹,昨日那宮女藉著送糕點偶遇,真是絕呀。這不,不僅讓皇上去了凝華宮,還逃脫了皇後的責罰。可是,就是不知道妹妹這一出有冇有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德妃出言嘲諷。

剛剛那詫異的表情讓她明白,這容嬪妹妹估計還以為昨日皇帝去她那,是真的惦念她呢。嘖嘖嘖,這人怎麼越發蠢了,怪不得皇上昨晚冇留宿呢。

聽了德妃的話,一些知道內情的妃嬪臉上都有些笑意。

“本宮的事,就不勞煩德妃姐姐操心了。容妹妹先行告退了。”

從皇後宮裡出來,到凝華宮的路上,容嬪一句話未說,表情陰沉。

到了凝華宮,她坐在正廳的主位上,丫鬟奉上的茶水,她也一口未喝,重重地撂在了桌上。

“念夏,昨日那食盒送到禦書房了?”

“回娘孃的話,並未送到。那食盒被阿眠帶回來了,裡麵的糕點,奴婢做主賞給她了。”

念夏膽戰心驚地回話。

“去給我查,昨日那賤婢到底是怎麼碰上皇上的。”

容嬪語含怒氣,右手狠狠地拍在了桌案上。

想到剛剛請安時徳妃的嘲諷和其她妃嬪看戲的眼神,她更氣了。昨日皇上明明是來看她的,怎會跟阿眠那個賤婢有關。

過了大約半個時辰,念夏回來了,跟容嬪詳細地講述了昨日皇上和阿眠的那場偶遇。

“至於阿眠和皇上說了什麼,當時近前都是禦前的人,奴婢未探聽到。”

容嬪聽完,當場就摔了一個杯子。

念夏立即跪在地上請罪:“娘娘息怒,是奴婢的錯,冇有提前探聽清楚,請娘娘責罰。”

昨日整個凝華宮裡都沉浸在掌燈的喜悅裡,根本無暇顧及其它的事。她看到阿眠安然無恙地拿回了食盒,隻以為是未送到禦前,心裡還鬆了口氣,哪想到她竟直接偶遇了皇上。

容嬪沉默了一會,纔開口:“是你的錯,罰你一月俸祿。既然她昨日運氣那麼好,入了皇上的眼,那今日就讓她再送一次。”

立在容嬪身側的惜春,早上剛陪著自家娘娘一起去坤寧宮請安,聽聞此話,忍不住出聲提醒:“娘娘,剛剛皇後可是說了”

“皇後是說了不準向禦書房送吃食。可若是她自個擅自偷偷地去送,本宮也不知情啊。說不定運氣好,半路上還會再偶遇皇上呢!”

阿眠提著食盒,走在昨天走過的宮道上,腳步沉重。

快要走出禦花園時,阿眠看到迎麵走來了一位著天藍色交領寬袖長裙的女子,身後還跟著兩個太監和兩個宮女。

應是宮裡的妃嬪了,阿眠便靠邊屈膝行禮。

趙良媛本不屑搭理在這宮道上偶然撞見的小宮女,但在錯身而過時,看到了對方手上的食盒,她神色一凝:“免禮,起吧。你是禦前的?”

阿眠起身,但仍舊謹慎地低垂著頭,開口回話:“回小主的話,奴婢是容嬪宮裡的。”

阿眠不知對方是哪一位妃嬪,隻能稱呼小主了。容嬪宮裡的,鄭良媛有了興趣,她不緊不慢地開口說道:

“哦,容嬪宮裡的?提膳食去凝華宮裡不應走這條路吧?”

“娘娘,凝華宮在南邊呢,我看這丫頭要去的方向是禦書房哩!

我們娘娘是趙良媛,你拿著這食盒是要去哪裡?”

站在趙良媛身後一個著暖白色宮女裝的宮女問道。

“奴婢請趙良媛安!

奴婢奉容嬪娘孃的命令,送食盒去禦書房。”

得知自己遇到的是鄭良媛,阿眠心裡便有點不安。

暖白色宮女裝的宮女叫依竹,是鄭良媛的心腹。她見自家主子未說話,但又站在那冇有挪步的意思,便上前喝道:

“大膽,你可知皇後孃娘早有下令,不準送吃食去禦書房。今日,皇後孃娘又重申了一邊,容嬪娘娘當時可是在的。你這奴婢莫不是在假傳容嬪娘孃的命令?”

阿眠立即跪了下去,辯解道:“奴婢不敢,的確是容嬪娘娘吩咐的。”

鄭良媛現下覺得這更有意思了,容嬪這是明知故犯呢?還是這個宮女背主呢?不管怎樣,都是一場好戲哩!

“依竹,你去容嬪姐姐宮裡問一聲,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諾。”

依竹躬身應下,朝著凝華宮走去。

約摸一刻鐘,依竹跟著念夏一起回來了。

“請趙良媛安。”

“起吧。說說這是怎麼回事,要是你家主子的命令,本宮可得稟告皇後了。”

念夏看著跪在地上,低頭恭順的阿眠,眼神悲憫,但說出的話卻讓阿眠如墜冰窟:

“請良媛稍安勿躁。我家娘娘今日從未吩咐過這宮女做任何事,更不用說給她下送膳食去禦膳房這種違背宮規的命令了。”

“哦?可這宮女剛纔信誓旦旦地說是奉容嬪姐姐的命令,本宮聽著也不似作假。”

“回良媛的話,我家娘孃的確未下過這樣的命令,今日也未召見過這宮女。這宮女是新來的,不懂宮中規矩,也許聽岔了話,也許”

“新來的,忠勇侯夫人送進宮的?”

“是。”

鄭良媛現在感覺自己彷彿惹了一身騷。今日這事估計是容嬪想要懲處這個昨日得了皇上青眼的宮女。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